;

当前位置:主页 > 传奇简介 >

在因狗会带有狂犬病而进行的大规模的杀狗灭狗运动中命丧黄泉

时间:2019-07-17 03:14 来源:www.haosftl.com 作者:好私服

那一天黄昏,我骑着自行车经过田湾桥,见穿着陈旧衣服的一男人,吃力地拉着一辆装满丝筒子的板车正在上坡,他整个人都倾斜着向下,几乎与坡面都平行了。我没有停车,直接从他身旁飞骑了过去。那人好像喊了一句,好似想叫我帮忙拉一下板车,我听见了他的求助声,又似没听见,反正那一阵子,我的心情不好,以为他拉车是在赚钱,那是他的工作,关我何事,便没有下车帮他的忙。而我清楚地记得,还是在这里,就在一年前,见到的还是这样的拉板车者,我是主动下车,帮助推车上坡的。我的心,什么时候,竟在不知不觉中,变得冷硬起来。看着别人赚钱,我凭什么只做好事,而不拿一分钱?这,公平吗?我如此思考时,正是改革开放不久,首次出现下海经商潮的时候。

那是一个无风无雨的清晨,我骑电瓶车去上班,经过塘店村时,远远地见一位老年妇女,在漾荡边的石阶上刚洗好东西摇摇晃晃地站起来,又晃晃悠悠地走上大路。我在网上曾看到一则消息,说由于地球磁场的不断减弱,以后有人会不适应地球的生存环境,会有人走着走着就倒地不起了。我在电瓶车上,真有点担心,她会突然倒下。好在我的电瓶车经过她身旁时,她虽然看上去有点东倒西歪的不稳,但终究没有倒地,还是站着的。我松了口气,以为我判断错了,她本就是这样走路的,只因岁数大了。但我还是有点担忧,于是不时地朝电瓶车的后视镜上看,看那老妇女会不会真的倒下。不看不要紧,一看吓一跳。就在我快骑完整个村,就要离开塘店村时,我从后视镜中看到,那位老年妇女,真的就一个趔趄,倒地不起了。看到这一幕,我心很矛盾:按良心办事,我该下车回去,去看看那倒地的老年妇女,问她怎么了,需要什么帮助,至少该去表示一下慰问之意吧;可是,网上新闻不是经常出现,你去做好事,好心地将倒地的老年人扶起来,人家却将你赖上了,说你是撞倒他的,要你赔他医药费,这样的新闻看多了,你还敢上去扶倒地的老人吗?!我下车回去,就有被老人赖上的危险,如果我不下车,直接无视上班去了,反正我已经离开一大段距离了,别人再怎么耍赖也是赖不上我了。就在我犹豫一下的当儿,我的车已经开出去很远了。算了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还是去上班吧。我心一狠,车开走了。我如此纠结于该不该下车时,正是我心对现实已经绝望,不会流泪,生大病后刚痊愈,开始学佛修道的时候。

我心本温柔,可在金钱的诱惑之下,在无数诸如强拆自焚之类的负面新闻狂轰滥炸之下,我心却无可救药地越来越冷硬了。我不知道,是先有我们生活的冷硬荒寒,才使得我的心也变得冷硬的,还是先有我的心冷硬,之后才有我们的生活看上去冷硬荒寒的。可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,那就是: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,我病了,我心冷硬而荒寒,面对再痛苦的事再感人的事,我都不会流一滴眼泪。是的,我已不会再流泪,我已不记得自己在何时曾流过泪,流泪对我来说,已是一件很奢侈的事。我这不流泪,就是所谓的男儿有泪不轻弹吗?

【2】

那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午后,我坐在桌前读徐公子胜治的小说《神游》。我读得很快,也很满足,我已很久没有读到如此脍炙人口的小说了。当读到主人公石野为了救柳菲儿老师,而差点魂飞魄散,昏迷不醒时,我不禁热泪盈眶,怎么止也止不住。读书,而读得热泪泉涌,这样的感觉,真的是久违了。曾记得,年少时,读甲午海战的故事书。当读到——1894年(光绪二十年)9月17日,在黄海大东沟海战中,邓世昌指挥“致远”舰奋勇作战,后在日舰围攻下,“致远”多处受伤全舰燃起大火,船身倾斜。邓世昌鼓励全舰官兵道:“吾辈从军卫国,早置生死于度外,今日之事,有死而已!”“倭舰专恃吉野,苟沉此舰,足以夺其气而成事”,毅然驾舰全速撞向日本主力舰“吉野”号右舷,决意与敌同归于尽。倭舰官兵见状大惊失色,集中炮火向“致远”射击,不幸一发炮弹击中“致远”舰的鱼雷发射管,管内鱼雷发生爆炸导致“致远”舰沉没。邓世昌坠落海中后,其随从以救生圈相救,被他拒绝,并说:“我立志杀敌报国,今死于海,义也,何求生为!”,所养的爱犬“太阳”亦游至其旁,口衔其臂以救,邓世昌誓与军舰共存亡,毅然按犬首入水,自己亦同沉没于波涛之中,与全舰官兵250余人一同壮烈殉国——时,不知不觉中,我早已泪流满面。

回来了,读书,而读得热泪泉涌,这样的感觉,我终于又一次与之相拥相抱。那一刻,我仿佛又年轻了几十岁,又一次回到了年少时读甲午海战故事书的年月。

今年过年,哥带着妻儿离开大城市一块来了乡下老家。前天(大年初三)晚上,哥拿出电脑、音响、投影机,在家里放越剧给年迈的父母看他们喜欢的越剧。看的是王文娟、徐玉兰等主演的《追鱼》,现在的年轻人,不大爱看老戏了,因此只有我和哥陪着父母在楼下看,妻儿都上楼去了,自然有他们爱看的电视和爱玩的手机。当看到——在假包公巧妙暗示下,真包公得悉真情,为成全书生张珍与鲤鱼精变的假牡丹二人,故而推辞不问,二人趁机逃走。但丞相不肯罢休,又奏明圣上请张天师调来天兵天将追赶,鲤鱼精无奈地将身世告之张珍——时,我的眼眶不禁湿润了。我偷偷地摘下眼镜,用右手擦去泪水。这真是有点难为情的,如果让他人发现了我因看假戏而落泪。好在没人发现我的异状,父母他们一心都在看戏上。

【3】

大年三十吃年夜饭时,12岁的侄儿最爱吃的是猪舌头和油焖虾,其他吃点的也是荤菜的肉圆子、小煎蛋等,饭桌上本来就少得可怜的素菜——青菜等,他几乎一筷子都没有夹来吃。哥一个劲地叨叨着,说这孩子太挑食了,一点素菜也不吃,对身体不是件好事,会吃坏身体的,全让孩子他妈给惯坏了。为了让他吃一点青菜,我女儿和他打起了赌。他说:如果她吃一只虾(她素菜吃得多一点),他就吃一筷子的青菜。我女儿当即吃了一只虾,在众目睽睽之下,他只得吃了一口青菜。只见他紧皱眉头,一副恶心难以下咽如吃毒药的模样。由此看来,他在日常生活中,确实是很少吃素菜的了。我自从学佛修道之后,虽然不是个全素主义者,但也算是个少肉主义者,看着他那样难受的吃青菜样子,不禁暗暗摇头。这也太夸张了点吧,这世上竟然真有这么爱吃荤菜不喜吃素的人。

前天(大年初三)下午,我妻子上街去买水果和饼干等零食给侄儿吃,她顺便买了几条鲤鱼来,让我去河边放生。我提着装有鲤鱼的塑料袋,往东面的河边走。侄儿不知我要去干什么,他很好奇,于是站在平衡车上,跟着我来到河边,他要看看我究竟去干什么来着。当我将买来的几条鲤鱼都放进河中游走时,他终于知道我是在干什么了。但他不理解,我为什么要这么做,所以他独自在一边叨叨个不住:“这钱不是白浪费了么!”你可要知道,他母亲在过年这几天,几乎整日整夜一刻不停地在手机上抢红包,为的不就是多几块钱么。我向他解释:“我这可不是白浪费钱,我这是在救她们的命啊。这几条鱼,如果不是我买走,而是让其他人买走了,她们就有可能被杀了,就死了没命了。”“哦,是这样啊!”侄儿回应道。当然啦,我不奢望就这一次,就让他明白对生命的尊重。果然是这样,我走了,他在身后依旧在叨叨着:“这钱不是白浪费了么!”他还是难以理解我的放生行动,在他的生命中,这很可能是第一次看到有人会做这样的傻事,花钱买鱼竟然不是用来吃的,而是用来放生的。

  • 上一篇:老子心中的“德”到底是什么?
  • 下一篇:原谅别人真的那么难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