;

当前位置:主页 > 传奇简介 >

《红楼梦》中最痴情的男人是谁?

时间:2019-08-03 06:13 来源:www.haosftl.com 作者:好私服

《红楼梦》中最痴情的男人是谁?

(2019-7-19)

八十回《红楼梦》中,有一对殉情而死的恋人——张金哥与原任长安守备家的公子,但他们并未直接出玚,而是借净虚老尼与王熙凤的对话和白描引出的。有人说,殉情而死的恋人还有一对,就是敢爱敢恨的司棋与表弟潘又安。松樵不以为然,司棋敢爱敢恨是事实,但潘又安未必舍得去死。断言他们殉情而死,大约是受了后四十回的影响。

《红楼梦》中为情而出家的有两位男人,一是在尤三姐自刎后后悔不已的柳湘莲,二是对林妹妹爱的死去活来的贾宝玉。

比较守备家的公子、柳湘莲和贾宝玉,谁是《红楼梦》中最痴情的男人呢?

首先排除柳湘莲。那个时候的人,虽然不曾见面,但一旦订亲就会被认定是终身相伴之人。柳湘莲以鸳鸯剑作为定礼与尤三姐订亲后,回京城见到贾宝玉,因问贾琏偷娶二房之事,宝玉笑道:“我听见茗烟一干人说,我却未见,我也不敢多管。我又听见茗烟说,琏二哥哥着实问你,不知有何话说?”湘莲就将路上所有之事一概告诉宝玉,宝玉笑道:“大喜,大喜!难得这个标致人,果然是个古今绝色,堪配你之为人。”湘莲道:“既是这样,他那里少了人物,如何只想到我。况且我又素日不甚和他厚,也关切不至此。路上工夫忙忙的就那样再三要来定,难道女家反赶着男家不成。我自己疑惑起来,后悔不该留下这剑作定。所以后来想起你来,可以细细问个底里才好。”宝玉道:“你原是个精细人,如何既许了定礼又疑惑起来?你原说只要一个绝色的,如今既得了个绝色便罢了,何必再疑?”湘莲道:“你既不知他娶,如何又知是绝色?”宝玉道:“他是珍大嫂子的继母带来的两位小姨。我在那里和他们混了一个月,怎么不知?真真一对尤物,他又姓尤。”湘莲听了,跌足道:“这事不好,断乎做不得了。你们东府里除了那两个石头狮子干净,只怕连猫儿狗儿都不干净。我不做这剩忘八。”

柳湘莲来到贾琏这里,贾琏忙迎了出来,让到内室与尤老相见。湘莲只作揖称老伯母,自称晚生,贾琏听了诧异。按照他与尤三姐已经订婚的约定,他见尤老娘应该改称呼,并不能称晚生。吃茶之间,湘莲便说:“客中偶然忙促,谁知家姑母于四月间订了弟妇,使弟无言可回。若从了老兄背了姑母,似非合理。若系金帛之订,弟不敢索取,但此剑系祖父所遗,请仍赐回为幸。”贾琏听了,便不自在,还说:“定者,定也。原怕反悔所以为定。岂有婚姻之事,出入随意的?还要斟酌。”湘莲笑道:“虽如此说,弟愿领责领罚,然此事断不敢从命。”贾琏还要饶舌,湘莲便起身说:“请兄外坐一叙,此处不便。”那尤三姐在房明明听见。好容易等了他来,今忽见反悔,便知他在贾府中得了消息,自然是嫌自己淫奔无耻之流,不屑为妻。今若容他出去和贾琏说退亲,料那贾琏必无法可处,自己岂不无趣。一听贾琏要同他出去,连忙摘下剑来,将一股雌锋隐在肘内,出来便说:“你们不必出去再议,还你的定礼。”一面泪如雨下,左手将剑并鞘送与湘莲,右手回肘只往项上一横。可怜“揉碎桃花红满地,玉山倾倒再难扶”,芳灵蕙性,渺渺冥冥,不知那边去了。

柳湘莲此时如梦方醒,泣道:“我并不知是这等刚烈贤妻,可敬,可敬。”遂扶尸大哭一场。等买了棺木,眼见入殓,又俯棺大哭一场,方告辞而去,在一座破庙里,遇见一个跏腿道士捕虱。湘莲稽首相问:“此系何方?仙师仙名法号?”道士笑道:“连我也不知道此系何方,我系何人,不过暂来歇足而已。”柳湘莲听了,不觉冷然如寒冰侵骨,掣出那股雄剑,将万根烦恼丝一挥而尽,便随那道士,不知往那里去了。

其次,贾宝玉也要排除。贾宝玉真爱林黛玉,这是事实,但林黛玉死后,他和薛宝钗成亲,这也是事实。比较林黛玉和薛宝钗,贾宝玉的心里天平上当然是林黛玉为重,这从《红楼梦曲》“终身误”可见:“都道是金玉良姻,俺只念木石前盟。空对着,山中高士晶莹雪;终不忘,世外仙姝寂寞林。叹人间,美中不足今方信。纵然是齐眉举案,到底意难平。”

但是,贾宝玉出家,除了“到底意难平”之外,还有别的更重要的原因。

如此说来,守备家的公子就是《红楼梦》中最痴情的男人了。

第十五回“王凤姐弄权铁槛寺”原文写道:

老尼道:“阿弥陀佛!只因当日我先在长安县善才庵里出家的时候儿,有个施主姓张,是大财主。他的女孩儿小名金哥,那年都往我庙里来进香,不想遇见长安府太爷的小舅子李少爷。那李少爷一眼看见金哥就爱上了,立刻打发人来求亲,不想金哥已受了原任长安守备公子的聘定。张家欲待退亲,又怕守备不依,因此说已有了人家了。谁知李少爷一定要娶,张家正在没法,两处为难;不料守备家听见此信,也不问青红皂白,就来吵闹,说:‘一个女孩儿你许几家子人家儿?’偏不许退定礼,就打起官司来。女家急了,只得着人上京找门路,赌气偏要退定礼。我想如今长安节度云老爷,和府上相好,怎么求太太和老爷说说,写一封书信,求云老爷和那守备说一声,不怕他不依。要是肯行,张家那怕倾家孝顺,也是情愿的。”

通过净虚老尼与王熙凤的对话,我们看到了原本订亲的两个年轻人金哥和守备家的公子,如果不出意外的话,两个人肯定会结婚。结果金哥到庙里上香的时候,遇到了长安府府太爷的小舅子李衙内,这人对金哥一见钟情非她不娶,派人到张家提亲。按理说张家的女儿金哥已经有了婚约不该再应承李衙内。金哥的父母也是一对非常爱财的人,他们看到李衙内背后的势力,决定让女儿与守备家的公子退亲,然后再嫁给李衙内。结果守备家不同意退亲还羞辱张家一女许二夫,李衙内偏要娶金哥,守备家又不退婚,张家左右为难,怕人来寻门路,结果净虚老尼就把这件事托给了王熙凤,自然好处费是3000两银子,比王熙凤几年的工资都要高。

王熙凤收了银子也办了事,托了云光老爷去给守备说了让他家同意退亲,原本这件事该这么了了,可偏偏遇到了一对痴情的有情人。按理说他们虽然订婚,并未见面,不该有那么深的感情,可金哥是个有情有义的女孩,她听说父母为钱财与守备家退亲,心里十分伤心,于是就选择了自杀。金哥死后,那个未曾谋面的未婚夫守备家的公子知道了这个消息,他原本也是个多情的人,听说了金哥是为他而死,也选择了投河自杀,不辜负金哥待他的情谊,让张家和守备家落了一个人财两空。

  • 上一篇:即便是鸦片战争让清朝人见识到工业革命的厉害
  • 下一篇:康熙帝称赞张英:“始终敬慎,有古大臣风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