;

当前位置:主页 > 传奇简介 >

探春是一个有才又有志的人

时间:2019-08-03 06:14 来源:www.haosftl.com 作者:好私服

与林黛玉相提并论者并不是薛宝钗

(2019-7-23)

我们不要用一种非常单一的角度来看《红楼梦》,不要以为只有一个或者少数几个人是主角,就像西方的复调音乐一样,每个声部都一样平等,一样有价值,一样引人入胜。在看《红楼梦》时,我们可以解开对少数两三个人物的偏执偏好,而把目光投射到《红楼梦》里前80回60万字那个庞大的宇宙,好好去领略每个行星独特的人生轨迹,以及所展现出的人生光芒。这一次所选的四个人物,她们并不是我们之前所认为的主角,但她们依然在自己的生命世界里一样的努力,一样的认真,甚至可能更为精彩。

与黛玉并列、不输熙凤的探春

清代的评点家西园主人说“探春者,《红楼》书中与黛玉并列者也”,这与我们的常识是大相径庭的,因为一直以来我们都认为唯一能跟林黛玉相提并论的就是薛宝钗。但西园主人的话其实是很有道理的。他说“《红楼》一书,分情事、合家国而作,以情言,此书黛玉为重;以事言,此书探春最要。”也就是在关乎个人的“情”方面,黛玉是主角;但当涉及家族公共事务的时候,探春则是主角。西园主人还说:“以一家言,此书专为黛玉;以家喻国言,此书首在探春”,就是说如果就个人生活而言黛玉是主角,但如果你把家族比做国家来治理的话,最重要的人物则是探春,因为探春后来接替王熙凤,治理大观园的种种精彩表现,确实是小说后半部分非常重要的一个角色。

自从黛玉来到贾家之后一直就是宠儿,在许多重要的场合,贾母叫来的人一定是宝玉、黛玉和宝钗,探春真正走进贾母所青睐的核心人群是在第五十五回受命理家之后。后来,第七十一回贾母八十大寿,南安太妃前来祝寿,想要见见贾家小姐,贾母让凤姐去把湘云、黛玉、宝钗、宝琴带来,“再只叫你三妹妹陪着来罢”,足见此时探春在贾母心中的份量。因为探春的起点过于坎坷,她是经过相当漫长、曲折的怀才不遇、韬光养晦,通过很艰难的自我发挥才到达与黛玉并列这一步的。在没有机会的时候恬淡自守,处处展现脱俗的审美意趣、高洁的人格操守,以及理性清明的眼光。退能归隐山林,进能积极入世,在受命王夫人担负起理家治事之后,完全崭露锋芒,毫不退缩地与庸俗的恶势力展开肉搏战,这无疑是一个精彩万分的人物。

第五回的人物判词里对探春的评价是“才自清明志自高”,探春是一个有才又有志的人,只是“生于末世运偏消”;王熙凤则是“凡鸟偏从末世来,都知爱慕此生才”,只有一个“才”字。所以王熙凤和探春之间,其实在所谓的家事层面上都是女中豪杰,但探春比王熙凤略胜一筹的原因,就在于她是才志兼备,这在末世里尤为难得。有才能的人,又在末世的局面,是很容易成为枭雄的,但探春告诉我们,原来在这个风雨如晦、动荡颠沛的乱世里,你依然可以把你的才用在最正面的地方,让自己成为那个在乌云边镶上金边的仁人君子。正因为有才又有志,探春才得以成为中流砥柱,因为中流砥柱一定是要正面的,而且是有创造性的,特别是必须要有君子的气质,王熙凤在这一点上就逊色了几分。

完美解语花的袭人

袭人是一个怎样的存在?其实小说里是很明确地给了定位的。为什么叫做袭人?小说里第三回就解释道:袭人本姓花,宝玉很喜欢这个丫鬟,便借陆游的诗句“花气袭人”送了她一个新的名字,所以袭人是来自于花香太过浓郁,扑面而来,让人神清气爽,让人心情愉悦。而且为了说明这个典故,曹雪芹前后重复了三次,在第二十三回和第二十八回又再次提到,这也是全书中唯一重复三次的地方。这是很特别的,因为《红楼梦》很少重复,曹雪芹的创造力可以让他一直变换不同的表达方式,所以只有当别有用心时他才会重复。

曹雪芹给她这个“花气袭人”是带有古人叠影的。唐代苏鹗在《杜阳杂编》里记载,唐穆宗的殿前种植着千叶牡丹,每当花刚刚盛开的时候,总是香气袭人,唐穆宗就赞叹说“人间未有”。但是比起香气袭人还有更重要的一点,就是明朝张潮《幽梦影》中提到的“美人之胜于花者,解语也;花之胜于美人者,生香也”,美人比花略胜一筹的是什么?是她解语,她可以跟你沟通,可以跟你谈心。所以,如果你单单用花香理解袭人命名的奥妙显然还不够,还应当在花香之外增加一层解语的意思。

解语和花最早结合在一起的是五代王仁裕的《开元天宝遗事》,讲的是唐玄宗的典故。“明皇秋八月,太液池有千叶白莲数枝盛开。帝与贵戚宴赏焉,左右皆叹羡久之”。大家纷纷赞叹不已,但这个时候唐玄宗却指着杨贵妃对身边的人说,“争如我解语花! ”怎么比得上我的解语花呢,所以杨贵妃成为解语花的由来。玄宗为什么会如此宠爱贵妃,不是没有原因的,因为她既美又知心。这样的用法到了《红楼梦》里,曹雪芹把解语花的角色送给了袭人。

第十九回的回目“情切切良宵花解语,意绵绵静日玉生香”中将“解语”的袭人与“生香”的黛玉相并列,这其实是有高下之分的。“花解语”所对应的情节是什么?是袭人劝宝玉不可毁僧傍道,不要吃人家嘴上的胭脂。在现代的许多红学家看来,这就是袭人要笼络宝玉,所以袭人是迂腐的,是要逼迫宝玉回归正统的杀手。但事实却是:曹雪芹用这个一千多年的传统,对美人最好的赞美称赞袭人,他是将袭人对宝玉的规劝当做非常美好的品德,这来自她对宝玉的知心,是她对宝玉最深的关怀。

千金难买一笑的晴雯

在《红楼梦》第八回脂批“足见晴卿不及袭卿远矣”,说晴雯是比不上袭人的,而且差得很远。晴雯最有名的一个片段就是第三十一回她撕扇子做千金一笑,一般现代人都很喜欢,因为她迎合了我们放纵的痛快。但如果用现代人的偏好去理解《红楼梦》,就很可能会读错。撕扇子只能得到一时痛快,而且那种痛快是稍纵即逝的,你要维持这种痛快要不断破坏,而且它没有创造性,所以我不觉得这种审美是值得赞美的。

后来宝玉对这个行为给了一个诠释,他说“古人云‘千金难买一笑’,几把扇子,能值几何?”现代人觉得千金买美人一笑当然很好,表示我们对美人的崇拜到了这样一个极致的程度,但这根本没有看到传统文化所赋予的这个行为和这些用语的另一面。“千金难买一笑”在传统文化里只会用在非伦理性的女性身上,什么叫做非伦理性?就是妾、爱妾、宠妾,要不然就是妓。撕扇子这种兴趣在古人看来第一反应就是想到褒姒,在明朝冯梦龙的《新列国志》第二回里,褒姒对周幽王说我没有什么喜好,只记得以前有人用手把彩缯给撕裂,“其声爽然可听”。周幽王说你既然喜欢听这种“裂缯之声”,干嘛不早说呢,于是就命令司库每天进彩缯百匹,“使宫娥有力者裂之”,专门有人撕给她听来讨好她。

  • 上一篇:康熙帝称赞张英:“始终敬慎,有古大臣风”
  • 下一篇:不要被名不副实的人唬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