;

当前位置:主页 > 传奇简介 >

制约权力就是制约魔鬼

时间:2019-08-03 06:17 来源:www.haosftl.com 作者:好私服

制约权力就是制约魔鬼

——《道德经》第五十三章评讲

(2019-7-26)

《道德经》第五十三章:

“使我介然有知,行于大道,唯施是畏。大道甚夷,而民好径。朝甚除,田甚芜,仓甚虚。服文采,带利剑,厌饮食,财货有余。是谓盗夸,非道也哉!”

先看第一句:“使我介然有知”,可以译为:“假使我稍有点智慧。” “介然”,指少量。

为什么把“介”解释为“少量”呢?《战国策?赵策》中说:“人有言,挈[qiè]瓶之智,不失守器。”人们有一种说法,汲水者哪怕仅有可以提挈的小瓶子那样少的智慧,也不会丢失汲水用的器具。“挈瓶”,指可以手提的小瓶子。

所以,“介然有知”,意思就是有“挈瓶之智”,指智慧量很小,用一个小瓶子就可以装下。

看下句:“行于大道,唯施是畏。”指假如我稍有点智慧,我也会行走在大道上,就怕走入邪道。“施”,通“迆”,读为yí,指邪路。

这里的“大道”,可理解为道路,更应该理解为天道,上天之道。所以,“行于大道,唯施是畏”,可理解为,遵循上天之道而行,不偏离上天之道。

下一句:“大道甚夷,而民好径。”可翻译为:大道很平坦,但人们却喜好抄小路。“夷”,指平坦。“夷”字与“平”有关,例如“夷为平地”。径”,指小路。

《论语》中,孔子表扬一位叫澹(tán)台灭明的人,说他“行不由径”,做事不抄小路、不走捷径。

“民”,指人。如《诗经》:“天生烝民、有物有则。”上天创生人,有万物,有规律。“民”,在此并非指民众,而指王公贵族们。

“大道甚夷”这句话,我们可以参考《道德经》七十章中的句子:

“吾言甚易知,甚易行。天下莫能知,莫能行。”

意思是我阐述的道理很容易理解,很容易实施,但天下的王公大臣们却不知道,也不去实行。

从治理天下看,老子讲的道理确实不复杂,就是无为而治,限制朝廷君主官吏扩张权力和剥夺财富,让民众有更多自由更多财富。这个道理很简单,当权者如果真要想无为而治,就完全可以做,所以说“大道甚夷”。

权力不具备生产性,而是具有消耗性,而且往往对生产性造成破坏。老子说“大道甚夷”,大道平坦好走,无为而治,想做就能做,但其实,权力的自我控制,是天下最难之事。控制朝廷权力的扩张和权力对民众的剥夺,这是天下最难之事。

当权者如何认识到权力的破坏性,要搞无为而治以收缩权力,当然就是“大道甚夷”,大道平坦好走。

当权者如果意识不到这一点,而是由被统治者来实现限制权力这一目标,这就不容易了。不仅要成功造反,而且还要能建立一个制约权力的社会体制,这就是历史的变革。人类社会的制度不同,一定程度就是权力在社会中扮演的角色不同,就是社会对权力的控制方式不同。

看下几句:“朝甚除,田甚芜,仓甚虚。服文采,带利剑,厌饮食,财货有余。”

可译为:朝廷宫室修治得很好,百姓田园荒芜,粮仓空虚。达官贵族们身穿文绣彩服,佩带利剑,过分酒足饭饱,财产货物有余。

显然,王公贵族们没有自我约束权力、没有自我控制权力,而是放纵欲望,滥用权力,盘剥大量财富。

“除”,指“修治”。“厌”,指“饱足”。“服文采,带利剑”,周朝礼制规定,唯有王公贵族官员才能身穿有刺绣带彩色的服装,有权在非战时随身佩剑。

老子身为周王室的史官,熟悉并多次批判王公贵族奢侈强暴的生活方式。老子认为,这样的生活方式,对人的生命和国家利益造成了损害。

《道德经》十一章:“五色令人目盲。五音令人耳聋。五味令人口爽。驰骋田猎,令人心发狂。难得之货,令人行妨。”

五色斑斓的服装,使人眼睛变瞎;五音丰富的乐舞,令人耳朵变聋;五味齐全的山珍海味,使人的口感受伤害。驾着马车追赶猎物,令人精神发狂。聚敛难得的财宝,令人的行动最终受到妨碍。

老子是朝廷史官,关注国家的兴衰变迁,关心的是治理天下要顺应天道的法则,看着王公贵族们放纵私欲强取豪夺,不顾民众生存和国家安危,老子对他们充满愤怒。

看下一句:“是谓盗夸,非道也哉!”可译为:这是强盗头子,违背天道啊!

《韩非·解老》是我们今天能看到的关于本句最老的版本。韩非还有详细解释,说在演奏歌唱的时候,是用“竽”开头,先领头唱,然后其它钟瑟等乐器才跟上来合奏。

“竽”指领头者,“盗竽”就是领头的强盗,强盗头子。结合韩非本的“盗竽”,我们应当知道“盗夸”的意思就是“盗竽”,指强盗头子。

《韩非·解老》原文:由是观之,大奸作则小盗随,大奸唱则小盗和。竽也者,五声之长者也,故竽先则锺瑟皆随,竽唱则诸乐皆和。今大奸作则俗之民唱,俗之民唱则小盗必和,故服文采,带利剑,厌饮食,而货资有馀者,是之谓盗竽矣。

“是谓盗夸,非道也哉!”

中国诸子百家中,第一位骂王公贵族朝廷官吏为强盗头子的思想家,是老子。其次是庄子。原因是他们都发现了权力对生命的伤害性,对社会自发秩序的破坏性。

庄子说:“圣人不死,大盗不止。”圣人不死光,大强盗就不会终止。

中国思想史上,围绕权力形成两种思潮,一种思潮是把权力神圣化,这以儒家为代表。儒家之所以强调修身修德,强调以德治国,就是要赋予权力以道德的光明,使权力成为神圣力量的代表。

道家则发现了权力的破坏性。道家强调无为而治,本质就是想约束权力、减少权力对民众的支配和伤害。中国政治思想史上,把权力神圣化,把君王神化,成了主流,这是君主集权制的强化在思想上的反应。

老子警惕权力和减少权力的思想,在中国思想史上并非主流,但这种约束权力的思想却是现代社会的政治学的主流。

老子认为,上天之道创生万物,运行宇宙秩序,对宇宙万物和生命系统是利而不害的。

  • 上一篇:鹃一句顽话何以让宝玉“死了大半个了”?
  • 下一篇:所以玉钏一般都隐于姐姐身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