;

当前位置:主页 > 传奇简介 >

我们看到太多的是乐极生悲的故事

时间:2019-08-03 17:55 来源:www.haosftl.com 作者:好私服

凭学问官居丞相的匡衡何以最终身败名裂?

(2019-7-30)

想必大家一定听过凿壁偷光的故事。故事说的是,西汉时有一个叫匡衡的人,从小就喜欢读书,可他家世世代代是农夫,家境贫穷,连蜡烛都买不起,一到天黑可怎么看书呢?聪明的匡衡想了一个办法,偷偷地在与邻居家相邻的墙壁上凿了一个洞,这样就借着洞中传过来的烛光看书了。

两千多年来,这个故事激励了一代又一代的中国孩子,匡衡也由此成为勤奋好学的榜样人物。

但是,如果我们细想一下,就会发现这个故事的真实性很值得怀疑。首先,凿墙的动静可不会小,邻居不可能不发现、不阻止。

其次,就算邻居被匡衡读书的热情感动而同意凿这个洞,这个洞只能凿在接近地面的位置而且不能大(许多这个故事的配图也就是这么画的),可问题是,这堵两家共有的墙厚度不会太小,否则承重肯定不行,但如此一来,就算邻居配合着把蜡烛放到洞口,这样的洞能透过多少烛光来让匡衡读书?

反正,我要是这邻居,宁可直接送蜡烛给匡衡,这样既不用损坏我家的墙,又能把好事做彻底。

这个故事出自《西京杂记》,颜师古在给《汉书》做注解时,就说“今有西京杂记者,其书浅俗,出于里巷,多有妄说”,因此凿壁偷光的故事,虚构的可能性相当大。

不过,匡衡从小用功读书这个应该是事实,所以穷苦出生的他的学问越来越好,特别是对《诗》的理解十分独特透彻。在当时读书人中已经流传着一句话:“无说诗,匡鼎来;匡说诗,解人颐”,意思是;没有人能解说诗,那就请匡衡来;匡衡解说诗,常常能让人笑个不停。

汉代制度,中央和地方都挑选年轻人为博士弟子,集中学习,每年进行考试,凡精通一门经学以上的,即可通过考试获得官职,从文学掌故开始直至郎中。

所以,学问有成的匡衡开始凭学问进入仕途。但匡衡的仕途在一开始并不平坦,因为他虽然学问大,却不是一个应试型选手,一连参加了九次考试,才中了丙科,被选为平原文学掌故。

由于匡衡的名声实在太大了,许多儒生为他抱不平,纷纷上书朝廷,认为匡衡精通典籍,学问当世无双,应该在京城做官;如果要去平原,那后学之辈都要跟着去平原了。

这一来,动静就大了,朝廷就让太子太傅萧望之等人去调查这个匡衡到底有何能耐。萧望之把匡衡招来亲自面试。这一番面试,匡衡就显出其学问功底了。他侃侃而谈,引经据典,让萧望之大为惊叹,于是上奏皇帝,认为匡衡这个人对经学精通,可作为人才慢慢观察、培养。

萧望之是汉代有名的大儒,能获他如此好评,匡衡似乎看到了一条光明的仕途之路。然而,可惜的是,此时的皇帝是很不喜欢儒生的汉宣帝,一道诏书下来,匡衡还是被打发去当平原文学。

不过,在这场面试中,匡衡遇到了一生最重要的贵人——当时的太子刘奭(音世)。刘奭从小就喜欢儒生,这次面试听着匡衡侃侃而谈,对这个年轻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匡衡后半生的飞黄腾达就此种下了关键性因素。

不久,汉宣帝驾崩,太子继位,也就是汉元帝。汉宣帝为汉元帝安排了三位辅政大臣:以乐陵侯史高领衔,太子太傅萧望之和少傅周堪为副。

这三人中,史高是汉宣帝的表叔,论辈分,高出汉元帝两辈,又是汉宣帝遗诏指定的辅臣之首,可偏偏不受汉元帝待见,仅徒有虚名而已。

萧望之因为与汉元帝有师徒之谊,最受汉元帝尊重,政事都听萧望之的。于是就有人给史高出主意,让他向朝廷推荐一些才能品德俱佳、有名望的人,来赢取天下人心。什么人合适呢?这时候匡衡的名望就起作用了。史高向汉元帝推荐了匡衡,汉元帝也马上想起了这个当初给自己留下深刻印象的年轻人。于是,一道诏书下来,匡衡被招入京,成为郎中。

到了中央任职的匡衡,多年苦读积累的学问一下子有了用武之地,他频频上书发表意见,而且充分发挥自己对《诗》的高深理解,不断引用《诗》来论证自己观点。这恰好迎合了好儒术文辞的汉元帝的喜好,于是这个穷苦出身的读书人,开始驶入仕途的快车道。

刚到中央没多久,发生了日食地震,匡衡上书陈述朝政得失,汉元帝就把他提拔为光禄大夫、太子少傅;接下来几年间,匡衡不断上书,汉元帝越来越喜欢,就先后又提拔他为光禄勋、御史大夫;到了建昭三年,匡衡终于达到了仕途的顶峰——成为丞相,并被封为乐安侯。

匡衡从一位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到位极人臣,他的一生本应是一个传奇。可惜,这仅仅是如果,读史书,我们看到太多的是乐极生悲的故事,匡衡也未能例外。就在匡衡拜相封侯两年后,最欣赏他的汉元帝驾崩,太子刘骜继位,也就是汉成帝。越来越多的麻烦事开始找上匡衡了。

首先,是一次上奏惹出了麻烦——命运有时就喜欢开玩笑,当初匡衡不断上奏获取仕途的前进,而现在又以上奏开启仕途的没落。

这次是匡衡和御史大夫甄谭联合弹劾石显。石显是宦官,极受汉元帝宠信,而且又是玩弄阴谋的高手,前面提到的三个辅政大臣,在石显逼迫之下,萧望之被逼自尽,周堪被废官禁锢。

那时候,石显权倾朝野,包括丞相匡衡在内的百官都非常畏惧,没人敢触犯他。可正所谓一朝天子一朝臣,到了汉成帝时代,石显失势了。

可没想到的是,朝中大臣对匡衡之前不敢发声、此时落井下石的做法看不过去,司隶校尉王尊上奏,认为匡衡和甄谭明明知道石显专权,危害朝野,那时候不敢弹劾石显,反而阿谀奉承,违反作为大臣应有的责任;现在弹劾石显,也不先反省自己罪过,反而张扬先帝任用权臣的过失,甚至妄言什么百官畏惧石显甚至超过皇帝,这是大逆不道的罪过!(“司隶校尉涿郡王尊劾奏:丞相衡、御史大夫谭知显等专权势,大作威福,为海内患害,不以时白奏行罚,而阿谀曲从,附下罔上,怀邪迷国,无大臣辅政之义,皆不道!……衡、谭举奏显,不自陈不忠之罪,而反扬著先帝任用倾覆之徒,妄言‘百官畏之,甚于主上’;卑君尊臣,非所宜称,失大臣体!”《资治通鉴·汉记二十二》)。

这道奏折写得义正辞严,匡衡既无言以对,又深感不安,于是上疏谢罪,乞求让自己年老归家,还把丞相、乐安侯的印绶也交上去了。

汉成帝因为自己刚刚继位,不想就这么快就惩处先帝重用的大臣,就下旨宽慰匡衡,还特意赐给他上等酒和御厩饲养的牛。

这件事之后,虽然匡衡重新负责朝政事务,但在群僚中威信大失,大臣们多数私下认为王尊说得对,匡衡也听到了这些议论,擅长以诗讽喻的他,只能嘿嘿以对。

  • 上一篇:所以玉钏一般都隐于姐姐身后
  • 下一篇:贾母和王夫人各显神通的暗斗难定输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