;

当前位置:主页 > 传奇简介 >

好私服· 《史记》卷43《赵世家》记载了另外一个故事

时间:2019-11-01 12:36 来源:www.haosftl.com 作者:好私服

《资治通鉴》为何开篇说三家分晋?

     ——品读《资治通鉴》(1)

(2019-10-31)

周威烈王二十三年,即公元前403年,周天子正式任命晋国大夫魏斯、赵籍、韩虔为诸侯。

这是《资治通鉴》记载的第一件事。司马光为此配发了一通长达千字的评论“臣光曰”。评论说,此事表明周天子自己坏了规矩,导致政事日非。如果周天子屈服于压力,自己抛弃了礼仪名分的规矩,那天下的倾颓就无可救药了。

周朝政治秩序的崩溃,意味着这个时代的结束,司马光于是把它作为自己叙述历史故事的起点。为了交代事情的原委,haosf,司马光把镜头拉到了七十多年前,即春秋末战国初年。其时,晋国的六卿是赵、魏、韩、智、范、中行六大家族。其后,范氏、中行氏两大家族被消灭,掌控晋国大权的是智氏、魏氏、韩氏、赵氏四大家族。其中尤以智氏家族权势最煊赫。到了公元前453年,即赵魏韩三家卿大夫晋升为诸侯之前五十年,却发生了三家联合消灭智氏家族的事情。

“初,智宣子将以瑶为后。”《资治通鉴》习惯用“初”这个字开头,交代一段历史背景。智氏家族说一不二的大家长智宣子,决定选嫡子智瑶为嗣卿。族人智果反对说,智瑶虽有“五贤”:美鬓高大,骑射兼通,才艺超群,善辩能文,强毅果决。却有一个最大的弱点“不仁”,即缺乏仁德之心。为人刻薄寡恩,损人利己,不懂笼络人心,谓之“不仁”。智果认为,如果不能施政以仁,自恃“五贤”强势治国,不可能获得心悦诚服的拥戴。智宣子根本听不进智果的劝告。

与此同时,赵氏家族也在考虑嗣卿人选。《资治通鉴》提到赵简子重点考察的两个儿子,长曰伯鲁,幼曰无恤。究竟立谁为后?父亲打算考考他们。赵简子把两支写着“训诫之辞”(教导青年修身自敕之类的警句)的竹简,分别交到两个儿子手上,叮嘱他们牢记在心并保管好竹简。三年之后,父亲问他们,还记得竹简的话吗?大儿子伯鲁忘得精光,竹简也找不到了。小儿子无恤却背得滚瓜烂熟,竹简也藏在随身的衣袖里。“于是简子以无恤为贤,立以为后。”显然,赵无恤的谨慎、谦卑、细心,让父亲决定立他为接班人。这就是赵襄子。

《史记》卷43《赵世家》记载了另外一个故事,说赵简子大病三日,不能言。扁鹊准确地诊断了他的病情。赵简子醒来后说他梦见了天帝,给他两个竹笥,让他传给后人。又说有高人给赵简子的儿子看相,只有翟女所生赵无恤最贤。赵简子从此注意考察这个孩子。有一次,他让孩子们到恒山上去寻找“宝符”,大家一无所获,只有赵无恤说,我找到了。从恒山往下看,代地可取也。于是赵简子决意把接班的重任交给他。赵简子的梦不管是真是假,至少在抬高庶出的赵无恤继位的合法性、权威性上是有“天意”支撑的。

几年之后,智宣子去世后,智瑶继位,世称智襄子或智伯。智伯主持国政,处事强霸。在一次南台的酒宴上,智伯轻侮韩康子及其辅臣段规。别人怀恨在心,他却不以为意。

不久,智伯又以筹措军费的名义,要韩氏家族献出一座城邑。韩康子当然不同意。辅臣段规却建议答应智伯的要求,把祸水外引。说倘若智伯得寸进尺,再把矛头指向他人,我们可以静观其变啊。韩康子觉得有道理,就给了智伯一座万户的城邑。

智伯果然胃口大开,再向魏桓子索地。开始魏桓子觉得智氏欺人太甚,要予以拒绝。可他的辅臣任章却建议采用“将欲败之,必姑辅之;将欲取之,必姑予之”的骄兵之策,麻痹智氏,并暗中结交利害攸关的盟友,共同对付智伯。何必让我们自己单独成为智氏的打击目标呢?老谋深算的魏桓子明白了任章的意思,也痛痛快快地给智氏送了一座万户之邑。

当志得意满的智伯进而“又求蔡、皋狼之地于赵襄子”的时候,遭到了赵氏的坚决抵制:先祖留下的祖业,怎么能随便割让给他人?智伯于是带上韩魏军队一起攻打赵氏。

面对气势汹汹的智氏联军,赵襄子有三个战略要地可以避难:长子、邯郸、晋阳。长子城高池深,邯郸粮草丰足,赵襄子都不去,选择去晋阳!他说城高池深,说明老百姓的徭役繁重;粮草丰足,说明老百姓的赋税沉重,有什么可依恃的?先父在世时,命尹铎治理晋阳,轻徭薄赋,晋阳人心最可依赖!于是,赵襄子选择晋阳作为自己抗击联军的根据地。

果然,当赵襄子逃奔晋阳之后,智伯率领三家联军把晋阳城围得水泄不通,甚至决汾水以灌城。围城两年,晋阳军民同仇敌忾,毫不动摇,“沉灶产蛙,民无叛意”!

在这个时候,智伯犯了两个致命的错误。第一,刚愎自用,霸气逼人;第二,一意孤行,轻视对手。

智瑶乘车巡视攻城。他坐在最尊贵的左侧位置;魏桓子“御”,在中间驾车;韩康子“骖乘”,在右侧持兵护卫。三位卿大夫都是主君,关系却不平等!威风十足的智伯不无轻佻地说:“哎呀,我今日才知大水足以亡人国啊!”霸气的外露引起了两个盟友的忧虑,因为二子担心“汾水可以灌(魏都)安邑,绛水可以灌(韩都)平阳也!”

魏、韩二子的忧虑很快就被智伯身边聪明的谋士絺疵所察觉。他提醒主公,魏韩必反!智伯问,先生怎么知道呢?絺疵回答,从人情事理即可推知!晋阳城破在即,二子不仅没有喜色,却忧心仲仲,不就是担心唇亡齿寒,赵氏亡,下必及于韩魏吗?

次日,智伯以此质问魏桓子和韩康子。二子矢口否认,说一定是有人充当赵氏的说客,想让您怀疑我们而放松了对赵氏的攻击。我们都盼望早日分享赵氏的田土呢,怎么会去做危险的傻事冒犯您呢?智伯相信了二子的辩解,毫不怀疑。

事后,絺疵质问智伯,主公怎么把我的话告诉二子了?智伯说,先生怎么知道呢?絺疵说,刚才他们出去的时候,迎面狠盯了我一眼,就匆匆离去。我猜一定是他们发现我读懂他们的心思了。智伯完全不理会絺疵的分析。

被围困在晋阳城的赵襄子决定反击。他秘密派人出城,游说韩魏两家,说以唇亡齿寒,赵亡,难必及于韩魏的道理。三家一拍即合,约定日期,采取联合行动,反攻智氏。

  • 上一篇:好搜服·有才气而不得志者撰写的两部鸿篇巨制
  • 下一篇:好搜服·战国初霸魏国为什么能够崛起?